清东陵盗墓相关人物与大盗年代

1911年清帝逊位后,清东陵内的办事机构虽然保留下来,各种祭祀活动照旧举行,但陵寝员役的俸饷却得不到有效保障,断了生活来源,一些人就被迫干起了监守自盗的勾当。1926年,奉军某部进驻东陵,大肆伐卖陵区树木,不几年,将陵区内漫山遍野的林木盗卖一空。守陵员役也纷纷趁乱效仿,更有甚者,逐渐发展至盗卖供物、金银器皿、铜鹿、铜鹤、铜鼎等陈列品。

1928年春,清东陵发生了第一起掘坟盗宝案。一伙土匪潜入惠陵妃园寝,掘开一座地宫,毁棺抛尸,掠走了全部殉葬宝物。从此,掀起了一系列盗挖清东陵珍宝的风潮。

1928年春,孙殿英率领国民革命军第六军团下辖的第十二军就驻扎在蓟县马伸桥一带,这里向东不过10多华里就是清

东陵。孙殿英(1889-1947年),名魁 元,乳名金贵,人称孙老殿,又因他满 脸麻子,也叫孙大麻子。他是河南永城 县人,早年游手好闲,曾干过赌钱、贩 毒、土匪等勾当,后来混迹军旅,靠钻 营逐渐出人头地,是个有奶就是娘的角

色。1928年春,孙殿英被蒋介石收编,任国民革命军第十二军军长。其时,东 陵内的一些物品被偷盗者经马伸桥四处销赃,孙殿英不由对东陵珍宝动了染指之心。

1928年6月,奉军第二十八军岳兆麟手下马福田部奉命从保定调防滦县。马福田曾是东陵一带的土匪,经常与另一名土匪王绍义合伙“绑票”诈取民财,后来两人被岳兆麟收编,让马当了一名团长。马福田途经玉田县新安镇时,伙同王绍义拉出一部分手下开进马兰峪,企图盗掘各陵。这个讯息被孙殿英侦知后,他立即命令手下第八师师长谭温江率一个旅的兵力星夜开进马兰峪。双方短兵相接,展开一场激战。最后,马福田寡不敌众,率部溃散奔逃。谭温江控制马兰峪镇后,纵兵抢掠,随即开进东陵陵区。

1928年7月2日,谭温江实际控制了东陵地区,随即张贴告示,声称要在东陵一带进行军事演习,实施戒严,严禁陵区百姓任意走动。于此同时,孙殿英又指使部下第七旅旅长韩大保率兵一团、工兵一营、迫击炮一连从陵区西面的苇子峪开进陵区,并扬言与谭温江不和,要在东陵决一雌雄,在裕陵一带扎下人马。谭、韩双方表面上势同水火,实际上是一丘之貉,都是为盗陵而来。他们从7月4日至7月10日,利用七天七夜的时间,分别盗掘了乾隆帝裕陵地宫和慈禧陵地宫,掠走了全部珍宝。

谭温江部进入慈禧陵,苦于 找不到地宫入口,就从村里 抓了一个老旗人,威逼恐吓 强迫他说出了地宫入口所在 位置。他们先在方城的砖 券洞尽头墙根下掘开数块墁地面的条石,往下深挖六七

尺,进至金刚墙处,然后,抽出墙上的石块,露出一个长不足二尺,宽一尺的洞口。士兵们在长官的督视下,打着手电,从洞口鱼贯而入。经过砖砌斜坡,向里行10米左右,来到地宫石门处。他们推门不动,就用斧头等利器在石门下部对缝处狠砍猛凿,继而用工具拿开石门后面的顶石,合力推开了石门,并如法炮制,打开了第二道石门,进入金券,即地宫中放置棺椁的部位。

慈禧太后的棺椁停放在金券宝床正中,分内棺、外椁两层。盗陵兵匪们在手中筒的照耀下,蜂拥而入,刀斧齐下,顷刻就将外椁拆得七零八落,扔在一旁。随后,他们打开内棺的上盖,发现慈禧尸身依然完好,面目如生,只是手指长了白毛寸余,尸体四周充斥着数不尽的各种珍宝。为了取宝方便,他们索性把尸体抬出,扔到了椁盖上。匪徒们取尽棺内的宝物后,又把慈禧太后的衣服、鞋子扒下,将上面缝缀的珠宝悉数掠走,连嘴里含的夜明珠也抠出来。最后,众人一齐动手,把内棺移开,露出下面的金井,又掏出许多用来“息壤”的宝物,这才撤出来。

韩大保一伙盗掘的是裕陵地宫。据说,他手下有一个老工兵是当年修陵工匠的后代,在这个人指点下,匪徒们选中了哑巴院的琉璃影壁下方作为动手地点。由于工程坚固,这伙人动用了地雷炸药,先将地面炸出一个大坑,从此往下挖了一人多深后,露出了墓道券的南口。整个墓道券用大青砖封砌,他们从接近券顶的部位水平向里挖,费了很大气力,打通了一个仅能容一个人弯腰通过的入口。韩大保率人顺利打开了地宫的三道石门,至第四道石门,费尽周章依然无济于事。他们就故伎重演,又用炸药说话。随着一声巨响,第四道石门的西扇门被炸碎,倾倒在地;东扇门斜倚在后面的一口棺椁上。原来,乾隆帝的棺椁不知何故顶住了最后这道石门。炸开第四道石门后,匪徒们冲进地宫。裕陵地宫内埋葬着乾隆帝和孝贤、孝仪两位皇后,另有慧贤、哲悯、淑嘉三位皇贵妃,共六具棺椁。他们一顿刀劈斧砍,捣烂棺具,发现其中五口棺内的尸体都成了一堆白骨,惟西面第二口棺内的尸体依然完整。这些人一边取宝,一边往外甩骨头,弄得地宫内尸骨狼藉、零乱不堪,殉葬珍宝被搜罗尽净后,他们才满载而归。

7月10日,孙殿英乘夜趋车来到马兰峪,将盗陵宝物整整装了20辆大车。11日,谭、温两部同时开拔,逃之夭夭。 东陵被盗后,溥仪在天津张园召开了一次“御前会议”,派出耆龄、宝熙、陈毅等几名清朝遗老,组成一个70余人的“详查筹办东陵被盗善后事宜”小组,赶赴东陵,办理善后。1928年8月18日,一行人乘汽车出发,次日下午抵达东陵。8月20日,开始组织人力拆通两座地宫的盗口。因慈禧陵地宫无水,进展比较顺利。24日,载泽等率人进入慈禧陵地宫,将慈禧尸身重新装殓,一直忙了五个小时。第二天午后,众人再次进入地宫,清理地面,掩闭上第一道石门,最后,命工匠填砌地宫入口,墁筑地面,恢复如初。

裕陵的重殓比较麻烦。当时,地宫内积水深达四五尺,根本不能进入。只得先用马兰峪城内大库旧存的抽水机抽水。8月30日,载泽等人才得以督率仆人、工匠清理地宫。他们首先将5具零乱的遗骨同葬一棺,然后,将那具完整女尸(经考证,系嘉庆帝生母孝仪皇后)殓入帝后妃合葬棺的右侧棺内。8月31日,载泽等人又进入裕陵地宫,命人洒扫石床、地面,掩闭前三道石门,堵砌盗口,回填隧道,墁筑地面。9月2日,一行人乘车冒雨离开东陵,回去向溥仪复命。

东陵的第二次大规模盗陵尽管受到了坚决打击,但一些利令智昏、财迷心窍的亡命之徒,依然不为所动,继续干着罪恶勾当。

1948年4月,盗犯刘××带领一干人趁夜盗掘了定陵妃园寝。他们6个人共干了四夜。据后来交待,里边全是水,只好在水中取宝了。捞到的东西有:金丝镯子1付、包金镯子1付、小罐2个、闻药壶2个、烟坠石3个、金丝耳坠1枝、怀表1块……6个人按股分配,各有收获。1948年农历腊月二十九日,新城村张×一伙七个人趁夜盗掘了惠陵妃园寝中未盗的地宫。1949年4月,张×一伙十人又盗掘了惠妃园寝中的另一座墓。1948年腊月盗得物品有碧玺桃、两块怀表和一些珍珠。1949年又盗得翠搬指1个,白水晶烟壶1个,翠球4个,珠子和碧玺球半盅,水晶小罐4个,粉红碧玺球(有半个茶壶那么大),刻“道德”金如意1件,怀表1块,金壳表1块,琉璃瓶(装人牙),木球10几个,七兰香球1挂,香炉2个。这些人将两次的盗陵赃物秘密在当地和北京脱手,每人得赃款10多万元。这起盗案直到1953年9月1日,才破案,盗犯受到了应得的惩罚。1949年2月,以新立村郑×为首的盗陵团伙,又对惠陵、昭西陵、慈安陵、定陵、定陵妃园寝再 次进行洗劫,盗取了大量珍宝,成为东陵第三次大盗案。在一年的时间里,他们

先后盗挖了 7座陵墓,其中孝陵、昭西陵 未能盗开,定陵、慈安陵扑了 空;惠陵、惠陵妃园寝、定陵 妃园寝得了手。上述案件破案 后,追回了一部分赃物。郑某 等首犯被判了20年徒刑,其他 人犯也分别受到了惩处。1950 年3-4月,又有10名盗匪挖了 惠陵妃园寝,盗走一批珠宝。 1953年,侦破此案,主犯张×

被判处4年徒刑,缓期执行。清东陵经过解放前的历次洗劫,受到了不可估量的损失,令人扼腕痛惜,足以警示后人。

登录

关闭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用户名 ( 必填 )  

长度限制为4-12个字符

密 码 ( 必填 )

英文字母或数字等至少6位

密码确认 ( 必填 )

请再次输入密码

联系邮箱 ( 必填 )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
  我已阅读并接受东陵网络用户注册协议
 

提示

关闭

恭喜您!注册成功